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“喜人”咋成了平台项目香饽饽?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05

“喜人”咋成了平台项目香饽饽?

犀牛娱乐原创文|方正 编辑|朴芳2024继续冷清的综艺市场,其最大贡献恐怕是为他人做嫁衣地向剧集圈、电影圈输送了一大波喜人。狭义的“喜人”,特指从高分综艺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走出的喜剧人。春节前后,由蒋龙史策主演的抗战喜剧《狗剩快跑》、“刘波宇宙”12集短剧《少爷和我》、土豆吕严爆改西游小妖的《大王别慌张》接连上新、口碑不俗;继去年张弛惊喜客串《满江红》后,今年一喜粉丝又在《第二十条》里看到蒋诗萌、宋木子的亲切身影……很显然,影视圈对这波新喜剧人的兴趣与日俱增,而基于各平台码盘影视项目的角度,犀牛君认为,行业大可以更广义地去界定与搜寻“喜人”,该词完全可泛指近些年由一喜、脱口秀大会等喜剧综艺或德云社、本山传媒、开心麻花等喜剧厂牌输送给内娱的一大批新生代喜剧人。如此界定后,我们便可站在更宏观、全面的视角思考喜人们之于平台项目的行业价值。要知道,这两年来,由平台喜剧综艺“自产自用”的喜剧人(特别是李雪琴、蒋诗萌、蒋龙、张弛、史策、王皓、徐志胜等)正频繁在影视剧里露脸,成为诸多项目选角时很抢手的新生力量。但是,犀牛君在阅读相关文章时,有一个关键问题始终没找到答案,这也是今天这篇犀牛君最想与行业各方人士探讨的一件事,即:这届喜人是否真能“扛剧”?平台找喜人的N种用法先来聊目前各平台喜人使用状况。第一种是围绕喜人为核心攒局。这里又分为AB两类,A类是基于喜人个人开发IP剧集。这类项目一般是把喜人过往已有市场知名度的人设、IP或故事拓延成剧集项目,典型代表就是最近爱奇艺小逗剧场接连上新的《一年一度喜乐会》之《少爷和我》《大王别慌张》。《少爷和我》从剧名就可看出,灵感正是源于《一喜2》最出圈的少爷与管家CP梗,只不过这次是围绕原班主演开发的12集“单元故事”寓言短剧。《大王别慌张》14集的谍战卧底剧情框架,则明显取材于土豆、吕严很出彩的一喜舞台《代号大本钟》,创意爆改西游小妖故事则让该项目收获了很多舆论好评。很显然,从平台开发角度来看,集数少、体量小的该类剧集顶多算是腰部项目,大多数项目都呈现出口碑好但热度欠佳的市场表现。但拿爱奇艺《一年一度喜乐会》系列项目来说,算是平台针对春节观众解压需求创制的优质项目,这种“自产自销”的剧综IP联动打法很值得其它平台学习。B类是基于厂牌码项目,比如爱奇艺联手德云社合制的《瓦舍江湖》、去年腾讯视频与本山传媒一拍即合的东北武侠喜剧《鹊刀门传奇》,都是曾在市场上掀起一定讨论热潮的平台重磅喜剧项目。在此类项目里,喜剧厂牌往往会倾尽资源与长视频合作,一般都会选派厂牌旗下最头部喜剧主创、演员共同攒一个创意故事,如监制郭德纲、演员秦霄贤孟鹤堂之于《瓦舍江湖》;本山传媒导演唐铁军、演员赵本山宋小宝宋晓峰之于《鹊刀门传奇》。第二种是大项目找喜人担纲主演。此类项目的特点是,往往是平台A级S级以上大制作,项目源起通常与喜剧厂牌无关,甚至很多项目主类型元素不一定是“喜剧”,比如腾讯视频的现实主义都市剧《故乡,别来无恙》、腾讯视频找徐志胜出演男一的武侠剧《侠客行不通》。成都长大的四女孩因缘际会返乡重启人生,《故乡,别来无恙》超落地故事的核心驱动力并不是喜剧,但该项目找来李雪琴(《脱口秀大会》)、史策(《一喜》)、任素汐(开心麻花电影捧红)等喜人扛起主演,效果甚至超越非喜剧演员;而徐志胜与腾讯视频合作《侠客行不通》的消息刚传出就曾破圈,就冲这话题度该剧也是值得各界期待。第三种是找喜人客串来“锦上添花”。江湖有传言“好喜剧演员都是演技派”,而近些年各平台热剧里确实有不少喜人贡献了相当加分的表演,找喜人客串热剧算是平台极具“性价比”的一个选角策略。诸如蒋诗萌在《装腔启示录》第一集就送上远程开会哭丧的名场面、王皓史策给《二十不惑2》增添了一条高甜嗑糖CP线,这些喜人的高光剧集表现都成了推动这些热剧出圈浓墨重彩的一笔。这届喜人真能“扛剧”吗?那喜人真能为平台带来泼天富贵吗?首先这批喜人是有明显局限性的。一个很突出的特点是,无论是一喜还是脱口秀培育出的喜人,国民度这块他们远逊于传统喜剧人。早年无论春晚系的赵本山、还是多元发展的沈腾,前几代喜人几乎都是依托更大众向的媒介打响全国知名度。反观这届新喜人,由于平台综艺的受众面较窄,圈粉的大多数还是高线城市的精英观众,所以由他们担纲主演的大小项目即便口碑尚佳,热度、讨论度往往还是局限在小圈层而无法实现下沉式破圈。具体来看,无论今年春节上新的《狗剩快跑》《少爷和我》《大王别慌张》,还是往年各平台喜剧剧场出品的《瓦舍江湖》《破事精英》等,这些项目全都与破圈无缘。相比较来说,《鹊刀门传奇》《故乡,别来无恙》这种体量稍大的项目热度表现要好些(虽然好得有限),说明码盘喜人做“大项目”的机会可能更多。此外,当下喜人行业价值的增长,还需等待喜人们自己趟出更多发展机会,去提升破圈知名度。事实上,在今年的央视春晚,我们已然在小品《那可不一样》里看到蒋诗萌、张弛的高能表演,阿奇与阿成则将《开不了口》直接从一喜舞台搬上了春晚舞台,抓住近年春晚年轻化趋势的红利(放在以前他们上春晚是不可想象的)是喜人们绝佳机会,但距离“国民度演员”他们还需要时间。这也就是说,在喜人们尚未打出国民度之前,关于这届喜人能否扛剧这个问题,犀牛君倾向的答案是否定的。但这不代表当下喜人们就没有其它机会。说实话,当下喜人们机会很多,但喜人们需要看清楚自己在行业、项目里的定位。为何平台需要喜人?众所周知,当下观众看线上娱乐需要放松、解压的需求越发强烈,特别是近年在综艺开发领域,各平台明显加大了开发喜剧向内容的力度,而这股“喜风”目前已然刮向了剧集圈。一个很显著的现象是,当下甭管平台要拍什么类型的剧,仙侠也好,悬疑也罢,在中间穿插一些“轻喜剧”段落以平衡观众观剧气氛,几乎快成了行业创制惯性。所以在犀牛君看来,当下能最大发挥喜人价值优势的活儿,还是在平台热剧里扮演“锦上添花”的演技加分项角色(范例就是《装腔启示录》的蒋诗萌),这或是马东所说“脚脖子演员”进阶为国民度演员最有可能飞升的稳妥路径。至于像徐志胜这般直接扛起平台大剧一号主演的案例,一来是极少数,二来其效果如何,还需等到剧集上线我们再来观察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