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击败《奥本海默》,年度最强黑马来了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49

击败《奥本海默》,年度最强黑马来了

莫言,又被黑了。最近,有人在网上指控莫言的小说涉嫌「抹黑烈士」等多项「罪名」。甚至直接起诉了莫言。希望法院支持下架莫言的作品,并向英雄先烈和全国人民道歉,并赔偿15亿元(每个中国人1元)。刚开始,鱼叔觉得这只是网红为了蹭流量的闹剧。怎么也没想到,舆论竟然愈演愈烈。先是给莫言扣上「汉奸」的帽子,指责他在小说中抹黑中国军民。紧接着,又批判他的获奖有问题。如此激烈的指控,自然会有人出来维护莫言。尚存理智的支持者与极端的网友,不断地相互对骂。本该很严肃的讨论,最终沦为一场互联网的口水战。恰好,最近上线一部新片。主角和莫言一样,都是作家。身为黑人,他在作品中大肆「抹黑」黑人。非但没有遭到指责,反而斩获最佳文学奖。戏内操作离谱,戏外更是逆天。今天刚刚结束的奥斯卡上,它又凭「政治正确」击败《芭比》《奥本海默》等一众强劲对手。这么牛?话不多说,今天我们就来读一读这部——《美国小说》American Fiction作为今年奥斯卡的黑马,《美国小说》拿到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五项提名。最终击败「芭比海默」,斩获「最佳改编剧本奖」。此前,它还在多伦多电影节荣获「观众选择奖」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「最佳改编剧本奖」。专业领域频频获奖,观众口碑也是好评一片。烂番茄新鲜度94%,爆米花指数96%。光看海报,很难不让人怀疑:能获得如此多的赞誉,是不是因为太过「正确」?但,别先急着下结论。作为一部讽刺喜剧,《美国小说》非但不「正确」,反而处处都在反「正确」。不信?我们这就来看看。蒙克(杰弗里·怀特饰)是一名大学教授,同时也是名作家。乍看之下,两份工作听上去都颇为风光。遗憾的是,他做得都不怎么成功。身为老师,他虽说治学严谨,但却常常出言不逊。比如,在黑板上直接写下类似「黑鬼」这样政治不正确的词汇。当学生提出反对意见,称这样有些冒犯人。他还会神色自若地反将一军——连我都不在意了,我相信你也可以万一学生还不依不饶,那就当场驱逐出教室。如此专制的行为,很快引起校方的不满。毕竟,谁会愿意天天处理学生的投诉。无奈之下,蒙克不得不被迫停职,回归作家生活。问题是,他在作家的职业上,混得也算不上好。虽说小有成就,但自三年前出过一本书后,蒙克就再也没有开张过。并不是因为他能力不行写不出来。而是因为出版社认为他的作品不够「黑」,不好卖。身为黑人,蒙克自然知道什么是「够黑」的作品。无非就是在书里多讲述那些黑人群体所遭受的种种悲惨遭遇。比如,警察杀死青少年,在贫民区抚养五个孩子的单亲妈妈。但对于蒙克而言,他根本不在乎种族,也不想迎合大众对黑人文化的猎奇心态。他只想潜心创作较为严肃的作品,借此打破社会对黑人的刻板印象。结果呢,蒙克的新书发布会上门可罗雀。隔壁通篇刻板印象的黑人作家,却赢得媒体的追捧。如此鲜明的对比,让蒙克心中产生了一丝动摇。工作屡遭重击,蒙克的生活也不尽人意。借着休息的间隙,他回家探望家人。没想到,先是母亲被查出患有老年痴呆症。紧接着,原本照顾母亲的妹妹,又突发疾病离世。家中唯一的弟弟,更是指望不上。常年嗑药鬼混,连自己的生活都过得一塌糊涂。这样一来,照顾母亲的压力全都落在了蒙克身上。回想起经纪人的劝告,以及因「够黑」赚得盆满钵满的黑人作家。蒙克心动了。他决定放下身段,化名「利亚」开始新书的创作。稿件发出没几天,立刻得到经纪人的回复——这东西吓到我了究竟怎样大胆的书,能得到这般评价?用蒙克的话来说——你说你想要黑人文学,这个不够黑吗?里头有游手好闲的爸爸、饶舌歌手、毒品最后他还被警察杀了这样很黑对吧?显然,无论是蒙克还是经纪人,都清楚这部新作毫无文学价值。但,离谱的事情发生了。新作不仅被著名出版社看中,愿意出高价购买版权。甚至,好莱坞导演还不惜花重金,想要将其翻拍成电影。反正是要玩,不如玩个大的。在经纪人的鼓动下,蒙克给自己编造了一个虚假的「通缉犯」身份。无法视频通话,不能暴露照片。黑人罪犯根据亲身经历撰写的自传——这噱头一出,铁定能成爆款。突如其来的爆红,多少让蒙克有些心虚。于是,他决定垂死挣扎一番。在和出版社通话时,猝不及防要求将数名改成《F**K》。这样一来,哪怕对方再喜欢这部作品,也可能因为书名而难以畅销。谁也没想到,出版社竟然接受了。更离谱的是,这个挑衅的书名非但没有影响它的销量,反而入围了蒙克自己担任评委的文学奖。接下来,更惊人的事情发生了。《F**K》获得其他评委的一致好评,成为当年最佳文学奖得主。表面上,《美国小说》是一部讽刺政治正确的作品。但它并未局限于此,而是进一步探讨了现实中的偏见。蒙克作为一个不愿强调自身「种族」特性的黑人。从不畏惧谈论他人对自己种族的刻板印象。拒绝以种族为卖点,去创作和宣传自己的作品。但他的坚持,真的能避免现实中类似问题的发生吗?显然不行。片中,有许多细节暗讽了当下依然存在隐性的种族歧视现象。上一秒,他愤然对经纪人说,自己根本不在乎种族问题。下一秒,一辆看见他招手的出租车径直从他眼前开过,载上了另一名白人乘客。回到家中,种族问题更是拉到台面上。得知父亲曾经出轨过白人女性,他的第一反应是「有多白」。带女友见家长,母亲的第一句话是「我很高兴你不是个白人」。现实中的偏见和隔阂,充斥于家庭和社会之中。经历这些的蒙克,自然会认为黑人不该只是简单的标签。黑人中有罪犯,饶舌歌手,街头混混。也会有医生,律师,文学教授。他们的生活,同样是复杂而多面的。应该被当做一个个鲜活的人来被书写。但无奈的是,很多人只能看到文学作品一个单调的面。最近莫言被批判,就是如此。当然,对作品喜爱与否,见仁见智。但,起诉莫言的人,基本都是对其书里的内容断章取义。挑选几个章节几句话,就对整个作品贴上标签扣上帽子。事实上,莫言往往是在小说中呈现出一种丰富而多面化的观察与反思。正如他在《红高粱家族》里所写:我曾经对高密东北乡极端热爱,曾经对高密东北乡极端仇恨,长大后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,我终于悟到:高密东北乡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、最超脱最世俗、最圣洁最龌龊、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、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。而类似片中《F**K》这样的作品,才是真正丧失了文学的初衷。不过是按照大众心中认可的黑人故事,去创作迎合大众的「畅销书」。其内核,不仅没有任何思辨性,甚至还会进一步加强读者二元对立的思考方式。影片的最后,蒙克作为编剧,并没有给这本书确定的结尾。或许,身为严肃题材作家,他也不知该如何结束这场荒诞的戏剧。行文至此,鱼叔只想感慨一句,杂乱的网络环境已经让我们失去太多思考。唯有文学与艺术,还是我们尚能争取的净土。正如莫言在诺贝尔文学奖演讲时的发言所说——当众人都哭时,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,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全文完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